Wednesday, 14 December 2011

學習的增刪



天氣仍冷,天亮前起床本身已是一種挑戰,好彩一旦離開被窩,行動就積極了,然後下一個要面對的課題是練習本身。
目前我自己的練習選阿斯坦加瑜伽,並且遵循mysore style方式,在瑜伽房內,老師不作全體指導,每個人按照自己的程度練習,大概有點像練功房內人人各顧各的練,雖然如此,大家其實都遵照一定模式鍛練,因為式子次序、呼吸方式、視線焦點到腹肌束收等都有嚴格規定,待掌握了前一個動作,才被充許學下一個新招,完全是艱難刻苦的磨練。
這很適合現階段的我,尋求內觀和專注的訓練,很享受這種全然無他念,只有觀察現在此時身體狀況的過程,沒有其他想法可以潛進來,除了此時此刻的自己的身心。
它的難度也許看來是外在、看得令人哇哇叫怎麼可能呀的「扭曲彎身倒置等」,但由主觀立場看,要怎樣將自己的身體擺置呈現出這樣那樣的形態,不可能是思考得來的,看了別人作同樣的動作然後想像畫面,也許很順很漂亮,但只要自己來一趟,你才會親身體會到那種難,也許都還未做到形似,你就知道它的不易為,也許正因如此,操練身體令人踏實,因為那不可能是想像是花俏的事。

若果身體的狀況未許可到位,硬來只會受傷(不少人練阿斯坦加受傷或多或少因此而起),夾硬來,就是腦子想要覺得可以應該做到,但身體(肌腱關節骨骼)還未準備好。由意志逼迫、未預備好而硬來的,是騙不了自己騙不了別人的,因為呼吸會完全無遮擋地表露出你是從容享受置身這式子的當下,抑或夾硬強迫身體屈從,呼吸順或急,一目了然。

是個人體會,明白轉向內在有如此多東西等待發掘,是發現自己的過程。
學習有時不是增加,還有刪減,將不需要的、學壞了的刪去其實比全新開始的學習要難,最新近的自我發掘和省思真不少~~
接近完成站立的式子時心就想自行中止一會上廁所,真的那麼急切,非等到完成後才去不可嗎?
汗流頭髮都貼在臉眼旁邊一定要拂拭,又不是遮住視線,一定要動手嗎?
都是些會分心的小動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