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12 December 2011

想這‧動那

今晨五時半氣溫大約是攝氏十度吧,天寒地凍趕在日出前起床,梳洗穿層層厚衣,時間充裕,走到樓下巴士站等頭班車,mysore練習去也。
想寫這篇是乘車時忽然浮現的念頭,雖然上文簡潔交待早起因由與過程,不過那是描寫文,心情呢,其實絕不如此乾脆爽快。

躺在身邊的手提電話準時嚮鬧,5:15am,是起床時間,一如以往,我總會按下打盹按鈕,乘機再偷睡十分睡(總有天我不再偷這的!)
ZZZZZ
手機嚮鬧再次發聲,顯示時間是5:25am,腦中浮起這念頭「啊,遲了,算吧!」
手便隨即有動作,將鬧鐘重新調一次,讓它在7:00am再叫。
順理成章,我似乎應該倒頭再睡,但身體忽然積極動起來,沒經思慮過程反似來自更高層次智慧的指令:腦!別想;身體!動!揭開棉被、爬下床、走到廁所亮燈刷牙洗臉穿衣。

安坐巴士裡回想約半小時之前,是一次身體跟思想背離玩相反的遊戲,行動違背意願,知自己很想偷懶,寒冷天嘛人人都想在被竇裡啦~而且積極找維持不動的理由:脊椎中部仍痛應該多休息,但也心裡明白純以天氣冷就不上課,是連我自己都不接受和看不起自己的藉口。

形象化的畫面可能是這樣:偷懶想法滿以為穩操勝算、攻克城池的姿態(霸佔清醒意識這片廣大沃土),開始架床搭屋準備長期駐守──手指頭都自動自覺再度調較鬧鐘啦!冷不防地突然動山搖──身在動了!挪開被鋪起床了!
一切惰性和表面上的安穩在這刻瓦解。

有趣。這是內心交戰。